登录注册
创作记录

第一章 暗夜永巷 杀机四伏

小说:和熹传奇 作者: 苡菲字数:3145更新时间 : 2016-07-05 13:13:37

夜静更阑,本该是最惬意静谧的时候。

偏偏狭长的永巷之中比肩接踵,人声鼎沸,照明的火把犹如蜿蜒的长龙,耀亮了半边天际。

“永巷才多大?找个小蹄子就这么难吗?”永巷令杨淼绷着一张霜脸,趾高气昂的呵斥:“一个个就知道偷懒懈怠,耽误了贵人的事情,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。还不快找!”

“诺。”小太监醒神应声,高举着火把四处搜查。

而居住在这里低等的宫嫔,早已被吓得面无人色,蜷跪在不起眼的角落,连呼吸都显得那么卑微。

永巷外,阴凌玥一身耦合色留仙裙,被宫人众星捧月似的簇拥着。她颦眉冷目,表情淡漠。纵然跳跃的火光点亮了她漆黑的眸子,映红了她粉嫩的面庞,也丝毫没有看出半点暖意。朱唇微动,她有些不耐烦:“嘉儿,你去瞧瞧怎么这么久?”

“诺。”姚嘉儿甜美一笑,朝她行了个礼。转过身的一瞬间,脸上的笑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,眸子里倏然透出寒意。“杨淼,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,是不是要本美人发落你去掖庭狱?”

“奴才该死,美人息怒。”杨淼赔着笑脸走过来,毕恭毕敬道:“奴才已经吩咐他们赶紧找了,就算是把永巷翻过来,也跑不了那小蹄子。”

“哼。”姚嘉儿冷蔑的看他一眼:“你惹恼我倒没什么,等下表姐动气了,有你好瞧的。”

杨淼飞快的瞟了一眼不远处立着的阴贵人,心突突的跳:“阴贵人面前,还望美人周全。奴才感激不尽……”

“少说废话。”姚嘉儿不耐烦的转过身,目光落在角落里那些战战兢兢的宫嫔身上。“她们之中,肯定有人知晓那贱婢的下落。给我仔仔细细的查问清楚。谁若是敢知情不报,铰掉她的舌头!”

这话说的不重,在这样嘈杂的时候,却被角落里的女人们清楚的听见,魂都吓飞了。

“遵命。”杨淼行礼,转身朝着那些宫嫔走过去。“姚美人的话你们可都听清了么。谁若是胆敢包庇那罪婢,就别怪本令容不下她。”

“大人饶命。”畏畏缩缩的人群之中,一个女子颤音回话:“奴婢……奴婢知道永巷后面,有个枯井,也许那里可以藏人。”

杨淼连忙侧首看了姚美人一眼,得到允准,便唤了小太监前往枯井查探。

果不其然,还真就从井里将人抓了出来。

“好一个胆大包天的郭罪婢。”杨淼满脸的杀意:“本令抬举你,才让你去永乐宫为阴贵人打扫宫殿。你可倒好,竟恩将仇报,偷盗贵人金器陷害本令于不义之地。东窗事发,非但没有认罪伏法,还胆敢躲在枯井之中,简直岂有此理。”

郭雪儿的双腕被小太监死命的攥着,那力气几乎要把骨头捏碎了。她瞪着乌黑且充满幽怨的双眼,愤怒吼道: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没做过的事情,我为何要承认。”

原本是想能躲过今晚,明早陛下就回宫了。郭雪儿从来没有这样不甘心过,明明再忍一夜,陛下回宫她就能得救。可最终还是被他们找到了。

姚嘉儿似笑非笑的走了过来,轻微俯身,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郭氏精致的脸庞:“欲加之罪?你不是在逗我吧?永乐宫有奴婢亲眼所见你进了阴贵人的宫殿内室。凭你如此卑微的身份,如何能去?再者,你走后,那簪子就不翼而飞了,不是你,难道是鬼?”

“分明是永乐宫的奴婢传话,说贵人唤我去内室问话。”郭雪儿咬牙切齿的说:“否则我为何要去内室。从头到尾,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金簪。我是护国将军郭振之妹,何来的身份卑微,难道郭府会缺一根金簪吗?”

“将军之妹了不起吗?”姚嘉儿伸手朝她腰间一摸,袖子里的金簪子顺势滑到掌心。“你可知这是陛下赏赐给阴贵人的金簪子,整个汉宫也就唯有这么一支。郭府会有?何况这东西就从你身上搜出来,难道你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,在这里胡搅蛮缠的狡辩吗?”

“你……”郭雪儿浑身颤栗,精致的容颜因为心中的恼恨而扭曲狰狞:“你陷害我,众目睽睽之下,你凭什么这样陷害我?”

她激动的拼命挣扎,恨不得扑倒姚嘉儿将她狠狠咬死在眼前。可毕竟没有力气,她根本挣脱不开身旁的两个太监。“姚嘉儿,你竟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陷害我!”

“大胆。”杨淼冷喝一声:“凭你这个贱婢,也胆敢直呼美人名讳,作死呢!”

他目光锋利,稍稍授意,近畔的太监便走过去狠狠捆了两巴掌。直打的郭雪儿嘴角渗血,面庞肿起。

“我没有做过,就算是死也不会承认。”郭雪儿咬牙切齿的瞪着姚嘉儿:“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你。”

“好一个嘴硬的贱婢。”姚嘉儿凛眉,一把钳住她的下颌,迫使其看着自己。“可惜在这深宫之中,光有一张利嘴,没有半点用处。你也不想想,你真的能躲在枯井里等到陛下回宫吗?”

这话,激的郭雪儿剧烈的颤抖起来:“郑明艳,你个无耻的贱婢,你胆敢出卖我!”

她边说,便看向角落里那些蜷跪的宫嫔,声嘶力竭的吼道:“亏我把你当姐妹,你竟然出卖我。”

姚嘉儿松开了手,轻蔑道:“死到临头,明白了也好。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郭雪儿的眼里,再也看不到半分倔强,她惶恐不安,也畏惧至深,似乎已经嗅到了血腥的味道。“我没有偷过那金簪,我没有偷过,是你们陷害我。”

“是,又如何?”姚嘉儿爽朗一笑,声音尖锐:“死到临头,也不怕明白的告诉你。”

她凑近了郭雪儿的耳畔:“阴贵人座下,绝容不得妖媚惑主的贱婢。你一连三日侍奉陛下,不是自己作死,又是什么?金簪的确不是你偷的,只不过用这么名贵的东西当引子,送你上路,你也该知足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郭雪儿惊恐万状的看着她的眼睛,忽然死竟然就在眼前。她明白了这杀身之祸的由来,冷笑起来,笑声直逼永巷外那高高在上的女人。“阴贵人,你好歹毒的计策,你已经是专宠了,还有什么不满足?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?”

“住口。”杨淼冷喝一声:“胆敢忤逆贵人,不要命了吗?”

“呸。”郭雪儿舔了一口唇角的血水,毫不浪费的喷了姚嘉儿一脸。

“你这个疯子。”姚嘉儿气急败坏的瞪着她:“找死。”

“横竖是死,我凭什么容着你们这些贱妇猖狂。阴凌玥,你个卑鄙无耻的贱人,早晚有一天,会有比我秀美千百倍的女子取代你的位置。陛下的心,永远不会属于你这毒妇。阴凌玥,你会有报应的,冷宫就是你的坟墓……”

“给我铰了她的舌头拿去喂狗。”姚嘉儿一边拿绢子擦去脸上的血水,一边愤恨道:“拖去掖庭鞭刑处死。”

她的声音充满了愤怒,尖锐的划过在场之人的耳朵,在这样漆黑的夜晚经久飘荡。

“诺。”杨淼应声。忙有小太监拿了剪子上前,掰开郭氏的嘴,扯出了她的舌头一剪子剪掉。

血点子四溅,郭氏惨痛的吼叫,震得人头皮发麻。

站在永巷外看着这一幕的阴凌玥此时才觉得舒心。“莫璃,去告诉嘉儿,那个叫郑明艳的贱婢也一并处死。”

“诺。”近婢莫璃最能会意,连忙照办。

“表姐所言极是,不忠心的东西留着有什么用处。”姚嘉儿看着内侍监将惨痛异常的郭雪儿拖了下去,才轻摇慢晃的走到宫嫔面前:“谁是郑明艳?”

方才告密的女子颤颤巍巍的俯首跪拜:“奴婢郑明艳,拜见美人。”

“我记得你……”姚嘉儿想起了什么:“前几日你也曾入章徳宫侍寝。”

郑明艳吓得直哆嗦,自然不知道姚美人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“抬起头来,让我瞧一瞧。”姚嘉儿皱眉,语气有些不满。

“诺。”郑明艳慌忙抬头:“美人有何吩咐。”

“长得也算清秀。不过嘛……”姚嘉儿撇了撇嘴:“就是嘴巴太长了。杨淼,你找个手艺好的绣娘,把她的嘴巴缝起来。我倒是要看看,既不能说话又不能吃,她还能活多久。”

“啊!”郑明艳吓得不轻,连忙求饶:“美人饶命,美人饶命啊……”

很可惜她的声音,很快就被夜风吹散了。竟然轻的没有谁会去在意她这条贱命就被人拖了下去。

“接下来的事情,你知晓该怎么办吧!”姚嘉儿瞟了一眼杨淼。

“奴才一定清理好,请贵人、美人放心。”杨淼谄媚至极,毕竟是阴贵人抬举他到这个职位。他总得为自己的主子尽尽心。“恭送贵人,恭送美人。”

“劳表姐久候了,嘉儿这就送您回宫。”姚嘉儿欢喜的返回了阴凌玥身畔,丝毫没有受方才的影响。

阴凌玥转身上了辇车,皱眉缓缓的问:“办妥了?”

“自然。”姚嘉儿颇为得意:“区区一个贱婢罢了,哪有摆不平的。顺带手还除掉一个新侍寝的。表姐您放心,这宫里从来就只有以您马首是瞻的婢子,谁胆敢自不量力来争宠,嘉儿保证她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“甚好。”阴凌玥抿了抿唇,冲她温然一笑。

【关注微信】微信搜索公众号“创别读书”,懒人直接戳"这里",方便下次追书,更多好看小说等着你

打赏